????从刘昊惊讶的眼神,夏冬阳便不难看出,刘昊肯定也是早知道自己这种能力,便说道:“康教授以前也为我做过手术,刚才我过来的时候,他对我提起你恢复能力远超常人的事,并不是他有意要泄露你的,而是因为我和你一样。”

????“什么?”

????这一下刘昊更加的不淡定了,豁然一下站了起来。

????一旁的红狐也是惊讶的说道:“难怪之前康教授说,有个和昊哥一样体质的人,那个让人就是夏哥你?”

????夏冬阳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想应该是。”

????刘昊便说道:“一直以来,我都以为那种能力是独一无二的,没想到竟有人和我一样。”

????他倒是并没有因为自己不是唯一而自嘲沮丧,语气甚至有些兴奋,或许,这就是遇到同类人的一种兴奋,有些像在他乡别国遇到老乡一般,很有亲切感。

????继而,他语气期许兴奋的问道:“夏哥,除了伤口恢复得比常人快很多,你还有没有其他的能力?”

????既然遇到同类人,而且现在又是朋友,交流交流说不准还有更多奇妙的发现,当即,夏冬阳便说道:“体力方面我就不说了,其他的还有夜视、记忆力很强、对酒精免疫,我就是这些,你呢?”

????刘昊听后面色越发的惊讶,而后说道:“我的和你一样。”

????红狐也惊讶的说道:“是啊,昊哥他喝酒就像喝水,原来夏哥你也一样。”

????夏冬阳与刘昊相互看着对方,只感觉这实在太不可思议,天底下或许真的有巧合,但不可能巧合成这样。

????几许后,二人竟是同时开口向对方问道:“你是什么时候……”????见对方也说话,二人又同时停了下来,刘昊便说道:“夏哥你先说。”

????夏冬阳也不客气,问道:“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恢复力很强的?”

????刘昊只道:“我也是想问你这个,在我的记忆中好像是十岁那年,那一次我在森林中抓一头小野猪,从山坡上摔了下去,当时全身有很多处的擦伤,左手小臂骨还有点骨裂,医生让我至少休息一个月,但我不过五天就全好了。

????当时那医生也啧啧称奇,不过我也没太在意,现在想来就是那时候发现的。”

????夏冬阳听后说道:“我比你要晚一些,我应该是十三岁那年,被我爸妈用那种小树枝打了一顿,你们也知道,那种小树枝不会伤到筋骨,但落到身上是真的痛,每一下身上都会留下一根红印。

????正常情况下,那种红印起码得好几天才能消,但我第二天早上就消了,这回想起来,那就应该是头一次了。”

????是啊,那一次就是他为妹妹去偷雪糕,而后被逮到,回去后爸妈混合双打。

????挨了打后,即便是发现身体异常,夏冬阳自然也不敢说,而且,当时他和刘昊一样,也没有多在意。

????刘昊听后分析道:“这么说来,这种能力和年龄应该无关,应该是因人而异,对了夏哥,夜视能力呢?”

????夏冬阳回忆道:“这个要晚很多,我是到部队服役后的第一个年头发现的,那时十九岁。”

????刘昊说道:“我的要比你早,我的是在十六岁的时候。”

????接着,二人又交流了其他的,但时间都不相同,最后,夏冬阳便总结道:“看来,这或许和我们生活的环境不同有关系。”

????刘昊也赞成这种说法,只说道:“不管怎么说,我们现在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几乎差不多,我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联系是我们不知道的。”

????夏冬阳点了点头,继而分析道:“从我们的人生轨迹来看,我们的父母都未必见过面,更别说我们自己了,到底会是什么原因呢?”

????若说二人有什么血缘关系,这都还说得通,可夏冬阳与刘昊,根本不存在这样的可能性,这事很是神奇了,原本,有那样异于常人的能力,就已经是很低的概率了,偏偏还出现了两个,而且还遇到了一起,一如有一只无形的手,将二人给安排的认识。

????一旁的刘少云说出了自己的观点:“哥,夏哥,你们会不会就像那些小说中写的,吃了什么奇花异果之类的东西?”

????夏冬阳二人对视了一眼,夏冬阳当先道:“至少在我的记忆之中没有。”

????刘昊也说道:“我吃的野味倒是不少,但什么奇花异果的,那些吃了不会有什么奇特的能力,只会要了你的命,所以,我们都是敬而远之。”

????的确,刘昊说得很有道理,小孩子都知道,不认识的东西不能吃,没有血缘关系,生活环境也不同,之前甚至完全不认识,可身体表现出来的能力却几乎一样,除了巧合之外,实在不知道作何解释了。

????房中,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,四人都苦苦思索着,几许后,夏冬阳微微抬头说道:“算了,为什么一定要弄清楚呢,反正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坏处。”

????他这么一说,刘昊也是洒脱的说道:“是啊,至少目前来说,那些能力都是利而不是弊。”

????这些年来,刘昊能在毒枭团伙中生存下来,最后更能将那些欺负自己母亲的毒枭一个个的杀掉,那些‘异能’取到了绝大的作用。

????红狐也说道:“对,顺其自然吧,最重要的是过好以后的每一天。”

????她说着,不禁伸手握住了刘昊的手,刘昊转头看着她,轻轻点了点头,夏冬阳一笑,便起身说道:“刘昊,如果以后我们的身体出现了什么异常,第一时间通知对方。”

????刘昊点头道:“好。”

????简单的道别后,夏冬阳也没让刘少云多送,因为他还得去陈伦那里,之前他已经在胡新平那里知道了陈伦的病房号,所以便直接上电梯到了第十层。

????循着楼道上的指示箭头,夏冬阳很快来到了胡新平之前所说的病房外,他刚抬手准备敲门,房中便传来一个女孩子愤怒的声音,喝道:“陈伦,你这是害怕、懦弱,你就是个胆小鬼,是个懦夫!”

????夏冬阳听得出来,那声音是蔡缤玉的,自己并没有走错房间,继而就传来陈伦的声音,说道:“是,我就是胆小鬼,我是懦夫,你看错人了,走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