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黎明,天尚未亮,黑水军大营中,新兵集结,明日卯时一刻,准时动身离开了大营。

????浩浩荡荡的一千黑水军,全都衣着黑甲,宛如铁水洪流,震撼人心。

????大军前,杜衡骑在战马之上,目视远方,气势逼人。

????岐山一带,位于黑水军大营西南方,距离不到三百里,虽然不算远,但是即便全力行军也需要将近两日。

????急报显示,岐山一带并非常驻的匪患,而是一群流寇,若是他们不能在流寇察觉前将其剿灭,一旦这些流寇得到消息,定然会迅速离开。

????流寇虽然只是乌合之众,但是,对于地方军队来说也是一件头疼的事,既然这些流寇出现在洛阳城附近,顺手剿灭,也算为民除害。

????他身后的这些新兵,多数训练已有一些时日,却是没有任何的战斗经验,若是不经磨砺便上战场,几乎等于找死。

????这些流寇出现的正是时候,省得他再费心给这些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找对手。

????大军后方,苏白和一行入营不到一个月的十几个兄弟因为入营时间最短,所以被安排在了最后面。

????看到他们这些人所在的位置,苏白脸上露出无奈之色,他本来还想抓几个流寇捡点军功,这下基本没机会了。

????“苏兄,怎么了,为何脸色这么难看,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

????一旁,曹华看到前者无精打采的样子,担心地问道。

????“我没事。”

????苏白勉强挤出一个笑脸,应了一句,继续无精打采地赶路。

????骄阳升起,由日出到日正当中,大军每个两个时辰会停下休整片刻,然后便继续赶路。

????兵贵神速,尤其是对付这些四处流传的匪寇,更是不能耽搁时间。

????整整一日,杜疯子的带领下,一千黑水军几乎赶了两百里路,直到日落之时,方才安营扎寨。

????荒野上,营帐扎起,累了一天的将士简单吃了些东西,便全部回帐休息,只留下少数哨兵负责警戒。

????黑水军出动,已经逼近岐山时,百里外,岐山之中,已在附近作乱数日的流寇却是丝毫不知。

????流寇大营,一位容颜冷艳,身材却十分妖娆的女子半靠在虎皮座上,腰间,一长一短两把刀锋并在鞘中,刀未出鞘,寒意隐现。

????半边月,陈国境内有名的大寇,武艺高强,行踪诡秘,即便各地官府都异常头疼,捉拿多年亦一无所获。

????黑水军不知道来的流寇便是半边月,同样,半边月不知道黑水军已逼近岐山。

????“大当家,人带来了。”

????下方,一名脸上带着刀疤的男子压着一个脸色惨白的年轻人走来,恭敬道。

????“大当家饶命,大当家饶命。”

????年轻人看到虎皮座上的女子,立刻跪地求饶道。

????“价值多少?”

????半边月看都没有看下方年轻人一眼,只是随口问了一句,道。

????“一万两。”

????刀疤男子正色道。

????“一万五千两,拿到银子便放人。”

????半边月淡淡道。

????“是!”

????刀疤男子恭敬应了一句,旋即拎着被吓破胆的年轻人离开。

????“大当家,二当家要回来了。”

????就在这时,一位弯腰驼背的老人走入,声音沙哑道。

????“哦?”

????半边月闻言,美丽的眸子中异色闪过,道,“到哪里了?”

????“阳城。”

????驼背老人应道,“明天日落前,应该就能到了。”

????半边月点头,平静道,“如此甚好,安排一下,待二当家回来,立刻动身离开,这里毕竟离洛阳太近,不宜久留。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驼背老人恭敬应道。

????“洛阳。”

????驼背老人离开,半边月起身,目光看着北边,双眸微微眯起。

????多么令人怀念的地方。

????黑水军大营西边,就在一千黑水军已经出动一日后,一匹快马急速奔来。

????骄阳高照,已臻正午,黑水军大营外,快马停下,一名探子纵身从马背上跳下,急声道,“急报!”

????黑水军大营前,守卫的将士看到来人身上的标志,立刻放行。

????探子急匆匆地进入大营,径直朝着帅帐的方向赶去。

????“急报!”

????黑水军帅帐前,探子跪下,道,“麟帅,急报!”

????帅帐内,林青听到外面的动静,立刻走了出来。

????“林副将,急报!”

????探子急声道。

????林青接过急报,立刻返回了帅帐。

????“麟帅!”

????林青看着沙盘前的男子,将急报递了过去。

????尉迟麟接过探子送来的急报,看了一眼,神色微微一变。

????“不妙!”

????尉迟麟沉声道,“立刻将许攸叫来。”

????林青不解,瞥了一眼急报上的内容后,脸色也变了,快步走出帅帐。

????岐山的流寇竟是大寇半边月!不多时,帅帐前,一位书生模样的男子走来,恭敬行礼道,“麟帅。”

????“许攸,岐山的流寇是大寇半边月,杜衡他们可能会有危险,你即刻带三百精锐轻骑去支援他们。”

????尉迟麟凝声道。

????“末将领命!”

????听到半边月三个字,许攸心中也是一惊,回过神,立刻领命离开。

????半个时辰后,黑水军大营前,许攸率领三百最精锐的轻骑离开,朝着岐山方向狂奔而去。

????岐山,蜿蜒崎岖的一方险地,山不算高,却是出了名的险。

????山地交战,最不适合的便是骑兵,所以,杜衡率领的新兵中,并没有什么骑兵。

????正午过后,太阳西行,赶了将近两日路的一千黑水军终于来到了岐山前。

????“大当家不好了!”

????流寇大营中,一名匪寇的探子急匆匆走来,跪地道,“十里外,一队身着黑甲的官兵正在靠近,看样子是冲着我们来的。”

????“身着黑甲。”

????虎皮座上,半边月眉头先是一皱,片刻后,神色陡然变化。

????黑水军!“人数有多少?”

????半边月沉声道。

????“一千左右。”

????探子凝声回答道。

????“立刻准备迎敌。”

????半边月起身,看着下方的四位匪寇骨干,下令道,“另外,派人通知二当家,让他的人加快脚程,配合我们一举吞下这些黑水军。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下方,四位匪寇骨干恭敬领命,旋即各自离开,准备迎敌。